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老爷和奴才  

2010-10-14 09:59:43|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时下的历史题材的影视剧中,老爷与奴才特多,张口一个老爷,闭口一个奴才,好像里面只有这两类人,不知是为了勾起人们已经埋葬了的记忆,还是重新培养人们已近风干了的历史劣根,抑或是引起人们对腐朽观念的忌恨。

当代还是有很多人对老爷、奴才这两个字眼情有独钟的。老爷、奴才在口头上已经消失,但封建母体中这两类怪胎并没有进化成现代意识的人类。有些人很愿意寻找奴役他人、又被他人奴役的感觉,这两种性质迥异的感觉完美地统一在某些人身上,对别人有时是脊梁骨好像严重钙化直挺挺的老爷相,忽然来个华丽转身,飘然柔媚地向别人点头哈腰,就像在捣蒜。

老爷和奴才两者能够在一个人身上出神入化地变幻,需炉火纯青的造诣,得有孙悟空与二郎神争战时善变的功夫,这是内在的修炼,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切勿卖弄,否则就是自我作践,但有时也是来自自身无法抵挡的外力,身不由己,就像大海中飘摇的小船,说翻就翻。为保证安全,就得拼命把航,面孔该怎么变就怎么变。

老爷和奴才是相对的,如若剖开分析,奴才则无脊梁骨,即使有也是弯的,后天营养又跟不上,天长日久遂成奴才相;而老爷又有点营养过剩,总过分的煞有介事地挺着,但到某一注定时刻又神经质地瘫软。

在现代社会虽没有了老爷和奴才的称谓,但某些人依然以老爷和奴才的身份生存,品级地位的高低或人生波浪就划定了老爷与奴才的界线,也就决定了两者可以相互转换,老爷是奴才的老爷,又是上级老爷的奴才,奴才是老爷的奴才,又是下级奴才的老爷,今天是老爷,便颐指气使、作威作福,也许明天是奴才,便低眉顺眼、战战兢兢,后天又成了老爷,更会飞扬跋扈,以补偿昨天的损失,加倍收回情愿或不情愿的投资。这些人们的身份总是发生着戏剧性的变化,如果把人生看作历史长河中一瞬的话,那么老爷和奴才的角色真可谓瞬息万变,令好多人猝不及防,缺乏心理准备,轮番惊出冷热汗。

旧时老爷可以世袭,若没有意外可传至万世,也不问其有无建树,那怕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奴才的身份也是命中注定,一代传一代,老鼠的儿子只能打洞,奴才意识的强化也真造就了这样的人,他们依附在老爷这棵大树上像蔓草一样地生存,心安理得、洋洋自得、理所当然地做着奴才。这时社会的两种势力就能得到暂时的平衡,也就进入繁荣鼎盛时期,但老爷们还是怕社会势力失衡,风吹草动,一旦风云突变,奴才们连梁山也去不了的时候只有斩木为兵以试图鱼死网破,当此时“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再也不能高悬霸主鞭了。老爷、奴才的角色在暴风骤雨中迅疾的转换,“天翻地覆慨而慷”,原来被看作不可逾越的身份天堑被洪流瞬间荡平并又冲出道道沟坎。

老爷和奴才是极具封建色彩并带有腐朽气息的字眼,现代社会虽极力避讳之,但这两类的幽灵总在人间徘徊,时不时地附在某些人身上而狰狞可怖或令人生厌,倘若采集这些人的遗传基因进行化验,很可能与地下的某些朽骨同出一脉。就让我们祭起文明进步的大旗,送走这些瘟神,明烛照天烧纸船。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