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小记三叔---农村人物系列(三)  

2011-01-05 15:42:56|  分类: 农村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时代发生着一个时代的故事,都带有强烈的时代印记,或合理,或荒唐,令人唏嘘。

我有一个远房三叔,上世纪七十年代,他三十来岁,一个人过日子,长得浓眉大眼,四方脸,肤色黧黑,中等个儿,没有文化,说话爱打手势,是为了弥补语言的不足。

他有两间土坯房,常漏雨,其他的家当就是身上的衣服,一口锅、一只豁了边的碗和一双筷子。锅和碗被他开发了功能,下雨天就用它们在屋里防洪抗洪。

那时农村选干部,标准是穷,还要根正、苗红。三叔是贫农,长在红旗下,政治素质还算过硬。

那阵儿听说生产队丢了一只羊,最终也没有破案,而三叔那阵儿有了钱,三天两头提着烧鸡往支书家里跑,不出半年,三叔当上了生产队长。从此,三叔穿上了四个兜的衣服,上衣口袋里插着没有墨水的钢笔,他虽不知钟点,也戴上了手表。支书喊他,他一溜小跑;别人请他,他一律迈四方步,特别有派。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农村的小干部。

每天他负责敲钟,集合社员出工,他安排好活计,领到地头,脱下上衣,挥汗如雨的干上一阵,向大家说:公社里今天来人,我得去照应,或说支书让我出趟差。然后,拍一拍身上的土,穿好衣服,就去一个人家,或休息,或吃饭。那一家的生活水平眼看见涨,中午饭常有荤腥。没过半年,我三叔就领着这家女主人的妹妹出了趟远门,后来听说那个姑娘才十六岁。

半月后,他们衣锦还乡,成了当地的爆炸新闻。我们小孩子们去看热闹,三叔的土坯房表了砖,屋里糊了很多报纸,还贴了喜字。三叔满脸黑里透红,笑嘻嘻的,见人就分烟,就是不给我们分糖。那姑娘坐在炕上,穿着农村人没见过的时髦衣服,略带羞涩,也不说话。

一年后,三叔有了两个儿子,是双胞胎。他对那姑娘的态度也有了变化,由疼爱呵护演变成责怪,再升级成打骂,常见她哭着往姐姐家里跑。街坊邻居责问三叔:你凭什么打人家,凭你的黑脸,还是凭你的岁数大?三叔不服气,把眼一瞪:“我是队长,谁敢不听我的?”

再后来,农村包产到户,都分了责任田,三叔的队长职务也卸了任。他的生活也日渐拮据起来,由吃白面膜变成了玉米窝头。两口子三天两头打架,三婶的姐姐常来帮忙。

一天清早,人们在街上开小会,并发布了消息:三婶一个人昨夜远走高飞了。

三叔傻了眼,带着两个孩子见人就作揖,打听三婶的下落,请人帮忙找寻,但三婶就好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三叔也有责任田,有三婶时还按时耕种,三婶走后,三叔总比别人晚收半个季节。收割了麦子,也不脱粒,就堆在庭院里,要吃就用簸箕现搓,搓多少就换多少馍馍。两个孩子不得不挨门找饭吃。两间房塌了一间,三叔随遇而安,干脆住一间。他没添衣裳,却添了病,见人就先咳嗽,眼圈经常红着,每半分钟用袖口擦泪一次。没过半年,他就走了。

两个孩子在街坊们的关照下也长大成人了,听说在一个工地上干活。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