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陈年旧事(二)  

2011-12-10 07:50:22|  分类: 其他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个家族在北洋政府时期出过一位高级军官,军衔是中将。我县县志上只记载了他的姓名,却没有任何史料,据说他的档案在南京。他是我的远支曾祖辈,乡里都尊称他叫“二大人”,他于文革之初谢世,当时我还未出生。

    下面我就根据乡里的传闻和儿时的记忆,写一写这位曾祖和他的夫人。

    据说他年轻时学习很用功,家里为培养他,卖了一处小宅院。清末他经考试被保定陆军学堂录取,即后来的陆军大学。当时乡邻颇不以为然,以为他考的不是什么正宗,不是举人、进士,不算什么功名。按我的推论,他考的可能与蒋中正是同一所学校,但不一定是同期。

    他毕业后被分配到天津,做了一个小官,但后来升迁得很快。他家里的人每去天津一次,就回来告诉乡邻,又升了。后来调任北京,这时候乡里就开始尊称他叫“二大人”了,因他在北京做官了。据说他曾出任北洋政府制币局负责人。

    据说他为人做官都很严谨、正派,很少开玩笑,只要他在场,同僚们都一本正经,所以背后都叫他“肘子”(性格耿直的人)。

    他在北京发达后,他的兄弟们沾了他的光,家里日子越过越大,还盖起了高楼。据家里的老人讲,这座楼从盖到拆共四十年。他有一个弟弟,排行老五,乡邻都尊称“五先生”,为人方正,他只要在胡同里一出现,咳嗽一下,妇女和孩子们都躲的远远的,大气不敢出。他的儿子也都进京考学或做生意。

    家族里有一个无赖泼皮,仗着“二大人”的名气,横行乡里,人们都不和他一般见识,躲得远远的。他在山西拐了一位妇女,被查获,他人很机灵,声称有一位二哥在北京当大官。官府问他:“你二哥让你拐卖人口吗?”他答道:“我是一个晕头,不识数,我对不起我二哥”。结果他未被问罪,释放了。

    北京政变后,冯玉祥控制了北京,后来冯玉祥赴南京,“二大人”仍在北平任职直到北平沦陷。日本人几次找他出来做事,并许于高官厚禄,但他不为所动,闭门不出。

    “二大人”的口碑非常好,只要是乡里人去北平找他,他都不论年龄大小,按乡里的辈分以礼相待,辈分高的就让坐在上手,来客就恭敬地介绍说这是老家的长辈。那些被“二大人”礼遇过的人们回乡后都做为美谈到处传送,“二大人”待人真好,不小看人!

    他有两个佣人,一男一女,都是本乡的,忠心耿耿,他们老后,“二大人”的后人为他们料理了后事。

    他的亲生父母都在他未发达时谢了世,他对继母像亲生儿子一样尽了孝道。他的继母谢世,听老人讲,那些在民国历史上有名的人物都送了花圈和挽帐,过丧事那几天晚上就能听到他家里倾倒洋钱的声响,哗哗的。他给村里的每一家都发了一摞碗,谁去他家都管饭,弄得全村好几天都没有开火做饭。

    二太太的娘家离我们村不远,她身材高挑,大白脸,但有麻子,一双大脚,在当时可谓另类,18岁与28岁的“二大人”结婚。当人们看到新太太时,很是为“二大人”的选择鸣不平,那么大的官,找了一个大脚夫人,那双大脚比那一脸麻子还难接受,因为当时女人小脚才是美貌。据说她出阁前,与她的姐姐一起算命,算命先生就说妹妹是娘娘的命,家里的人们都不信,因为姐姐长得比妹妹漂亮,尤其是有一双小脚,后来姐姐也就嫁了一位普通百姓。

   “二大人”有一位远侄,不识多少字,跟了“二大人”几年,回乡后就担任了我县的国民党县长,共产党取得政权后,他就跑到了西安躲了几年,又跑到济南,定居下来,为人拉车,干起了体力活。我10岁那年,与父亲去济南,还见到了他,老人精神矍铄,身板很硬朗,一看就是一位爽朗开明的人。因是见到了家乡人,特别的高兴,让我吃他的红烧肉,我只吃了一口,就不敢吃了,太咸了。我又喝他的水,有一股怪味儿,他说这是枣茶,我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茶。我一边玩,一边旁听他与父亲拉呱。他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二婶子,她待我太好了,像疼自己的儿子一样,非常娇惯我,甚至默许我逛八大胡同。现在我每年都给他老人家寄钱。我有力气,靠力气吃饭,不要儿子的一分钱,别人不愿干的活我干,我从来不讲价钱,所以我有干不完的活”。

    新中国成立后,因“二大人”有民族气节,手上也没有共产党的血债,所以受到了中共高层的接见,也给与了很好的安置,当起了寓公,他就皈依了佛门,镇反、反右都没有受到影响。仅存的一个儿子也就了业,在中药铺抓药。他劝太太也信佛,二太太不信那个,她说我有空出去玩玩呢,谁有工夫念经啊。二大人说你太傻了。“二大人”于文革前平静谢世,而二太太文革后受到了冲击。据二太太讲,那时人都不是人了,本来住一个大院的张嫂、李婶,平时关系很好的,可是上来就打我的嘴巴,我很吃惊,也很无奈。后来他们母子被遣返回乡。

    他们回乡后,我才认识了他们,在我的印象里,二太太住在两间土坯房里,她平时经常拄四腿拐杖,自己做饭,她对乡人说,我拉风箱做饭,就是在开车。虽然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她一点也不懊丧,觉得稀松平常。乡人都还尊称她叫“二太太”,农闲了找她去拉呱儿,她也乐得与乡人来往,你借我两碗面,我送你几条黄瓜,相处的很和谐,我还替她买过糖葫芦。她年轻时肯定很胖,晚年手臂的肉皮都垂着,我经常伸到她的袖子里,摸那肉皮,感觉很舒服、很好玩,因为别人都没有那样的肉皮。

    她的儿子陪她回到乡下,她儿子说话口齿不太清,人们就叫他“傻建儿”,他也不恼,连我们小孩儿背后也这么叫他。他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每天坚持听新闻联播,他有痨病,不断地咳嗽,医生和二太太都不让他抽烟,但他总是偷偷地抽,我就遇见过好几回。后来他的病重了,可能也没认真治疗,就抛下他母亲,离世了。村里人们谁也没有把他的死当回事,买了一口薄棺材,装殓了,也没有什么亲戚吊唁,当天下午村干部吆喝了一伙人抬着棺材出了村,在老坟地挖了个坑埋了。二太太由北京的家人接走了,后来听说不久就在北京辞了世。

    人们都说,朝里有人好做官。但不知“二大人”朝里有人否,反正我们这个家族二大人以前没出过什么大官,当然他身上有我们这个家族的基因。他完全是凭自己的奋斗、际遇和造化成就了我们这家族的一代高峰,但社会历史的动荡变迁也给他及家人带来了命运的起伏跌宕。略观其一生,令人慨叹!

    老人们已作古,都已化作历史长空的一缕云烟。世事白云苍狗,瞬间变幻,富贵贫贱无凭。对他人有一个历史关照,对自己不能说不是一种启示!

   

                                 (该文仅凭乡里传说写就,未与“二大人”的后人进行核实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