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自供状(二)  

2011-07-06 09:43:16|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自私自利、中饱私囊的人,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生格言,因没有在“文革”中狠斗“私”字一闪念,所以每一个细胞都有自私的基因,人都是自私的观念根深蒂固,再就是我卑鄙贪婪,觉得别人也都不高尚。

我每天假装着为人民服务,实际上在盘算着怎样填充自己的腰包,我看见每一个人都应是我宰割的羔羊。我们有悠久的历史,虽说不怎么灿烂,但绝不暗淡。也有诸多前赴后继的前辈,像蔡京、严嵩和和珅等老人家。现在我周围就潜藏着很多同盟军,但不宜暴露、曝光,我们相逢时都会心一笑。因为我们已建立了攻守战略,利益均沾。我视个人利益高于一切,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但出卖国家和集体的利益毫不犹豫,非常地慷慨。因为这样做才有重大的收益,这是路人皆知的潜规则。我们那些获得好处的弟兄们都心知肚明,或按比例送我回扣,或当成礼金赠予。

我们做事都很小心,一般不收个人的血汗钱,讲究青红皂白,能做到大义凛然地拒绝小恩小惠,只挖国家、集体的墙角,拿真正的大头,这样一般不会引起人们的嫉恨。不得罪具体某一个人,这就是我们人性好的口碑,所以日子过得比较平稳。我们都遵守圈内的游戏规则,事成拿钱,按劳取酬,不多吃多占。在分享好处时,我们都铁嘴钢牙地盟誓,让人格作证,利益互保,但风云突变时也有被俘变节的,供出很多的兄弟,我们在外的朋友就联手置之于死地。我们中没有文天祥、江姐等这样的人物,在我们眼里他们是另类,傻帽一个。

我们尽量保持低调,不显山露水,为人随和,这是保护自己的方式之一。有的盟友翻身落水,就坏在飞扬跋扈上。

我掌握着权力,人们总会千方百计的接近我,找我的熟人做纽带,他们发现我的爱好,集中火力强攻,我也不能不通人情不是?人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近咱,咱也得放下身段,平易近人吧!所以好哥们儿越来越多,凡是我所需要的,他们都替我想到头里了,真够义气!我必须投桃报李,帮人家一些忙,况且人家挣了钱,也不忘咱。我们用酒肉和金条筑起防线,就让那些朋友包揽各种活计,像大桥折腰、高楼醉卧、堤坝垮塌、远程引水等优质豆腐渣工程,都是他们的辉煌杰作。我听说过一句难听的话,说某人曾说,半夜叫狗叫不来,叫某某一定会来。我听后很生气,但一转念又平和了,这些年还不是这样的人送的钱最多。

在我们的圈子里,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所欲为。对周围的人我是一呼百应,他们都唯我马首是瞻。我也因此腾云驾雾,找不到北。

我们做事都很机密,因为我们掌握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在神鬼不觉时,就转移了财产。我们也知道社会漏洞的位置和大小,适当地挖一挖,就会财源滚滚。对那些好东西,我们都想尽了一切办法处理,或密封、或漂洗、或转移,但有时百密一疏,有被小偷偷出来的,有没藏严实的,有因未满足情妇被告发的,也有没分配好,窝里出事的,我的兄弟只能怪命运不好。

我们唱着反腐倡廉的高调,但所作所为不能见人,表里不一是我们的拿手好戏。我们也经常地告诫他人要时刻自警自励自省,但走下讲台就进了温柔乡,纸醉金迷了。我们也讲学习,其实那是摆个架式让人看,我心里想的是为姨太太买钻戒还是买项链,下一步该联络哪一位高官。

我们没有国家和民族的概念,什么民族尊严都是扯淡,所以我们中有的兄弟觉得国内不好过了,就带着金银细软卷铺盖走人了。唉!他们漂泊于天涯,日子也不一定好过,老是戴着面具,像鼹鼠一样地生活,不但不能给高堂尽孝或坟头烧纸,还得让家人替他们挨骂,原来那些幸福感变成了羞辱,真是不肖子孙啊。至于在国外,他们也是隐姓埋名,头也不敢抬起来,古今中外对我们这样的人都瞧不起的。

他们有的以世界公民自居,加入他国国籍,万一真相大白,好日子会到头的。我觉得还不如在国内潜藏着为妙。

在上学时我也是一身正气,身上流的是报效社会的热血,但工作后意志慢慢地磨平了。我看到那些有背景的草包们吃香喝辣,豪宅宝马,随意烧钱,为所欲为,心里就不平衡。再就是被社会上的风气熏染,学会了适应,慢慢地练就了这种能耐。

我确实有几房地下姨太太,不过也不是特意找的,都是她们送上门来的,我也不好拒绝不是?我又不是苦行僧,有七情六欲,我可以调剂一下生活。她们帮着我花钱,我给她们买别墅和豪车,给他们学历造假,连升三级和高位,还給工程项目和金钱,连她们的亲戚都沾了光,有些事就是我的亲戚也没办过。不过我还得留个心眼儿,我发现那些弟兄翻船后,没有一个姨太太去看望的,都潜逃的潜逃,撇清关系的撇清关系。还是原配的妻子最后陪着。

我们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的姊妹兄弟像病毒一样遍布于社会肌体的每一个组织,凡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肯定有我们的存在。但是我们伪装的巧妙,隐蔽的精当,又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很难被人发现,也不会轻易暴露,所以我们生活得很逍遥。

我工作很繁忙,不过生活有秘书照顾,工作有秘书提醒和准备,是忙而不累。每天有推不开的饭局,都是对他人的赏光或联络感情,因此秘书们巴结着说我是“三过家门而不入”、“客舍如家家似寄”。这也是我住宿到姨太太家的正当借口,我不用“小三”或“二奶”等称呼,觉得不高雅。

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已扭曲,是非曲直的界限已模糊,也学会了颠倒黑白,习惯了指鹿为马,所以我做起事来得心应手,左右逢源,没有一点心理障碍。社会风气的败坏是从我做起的,我们是社会污泥浊水的源头,我们左右着社会潮流和风向,没有我们的导向,老百姓绝没有影响社会的能量。

我工作中话语不多,都是颐指气使,秘书和下属一般都能心领神会,这样做也显得我莫测高深,形成威慑力,以便让下属敬畏。我也有德,即损我国以利他国之德;我的学历不低,但文化水心里有数,我并不是靠文化水儿换取的地位,况且我的一些兄弟的文凭还是假的。那些指望有文化就能升官的先生还在做梦呢。我曾经把“引擎”读成“引敬”,把“驰骋”读成“驰聘”,把“棘手”读成“辣手”,这是我的首创。也是在我知道以后,我的秘书写材料就不用这样的词了,他们真理解我!我后来想当时我读错时,为什么台下都非常的肃穆,都是一脸的敬重呢?看来我狐假虎威的水平就是高!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