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好胃口  

2011-10-13 04:36:52|  分类: 其他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吃饭从不讲究,不论鲍参鱼翅,还是粗茶淡饭,都能不加阻拦地穿肠而过,并且不讲究吃相,一般就是狼吞虎咽,好像胃里蹲守着贪官,不分青红皂白,一律照单全收。不过在某些正式场合,像出席宴会什么的,我就强迫自己文明一点,端出餐饮礼仪化妆自己,不能像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这样做既填饱了饥肠,又照顾了脸面。

因为吃嘛嘛香,我颇感自豪,到哪里都能尽享天下美食,这不仅是因为我曾经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懂得稼穑之艰难,也得益于自己的胃口好,而胃口好全在于三年高中生活的栽培和打造。

说起高中的住校生活,没有一点幸福感。那时人们的生活条件普遍不好,学校更为艰苦。我们上学自己带干粮,在学校的食堂馏一馏,早晚食堂提供玉米粥,中午提供馏锅水。头一天晚上就订第二天早晨的饭,早饭后就订晚饭,定不上的话就喝西北风。一般每个同学都订二两饭,也就是四勺,两多半碗。我们都用网兜装干粮,拿到食堂馏,笼屉上是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美食,有黄的,有紫红发黑的,有时还能见到白的;有圆锥体,立方体,椭圆体,半月形,三角形的,有时还见饭盒,可能里面是米饭或炒菜。

开饭时,我们就以宿舍为单位拿着水桶去打饭,有一位食堂的大师傅雄赳赳地站在锅台上,就像庙里的怒目金刚,巡视着我们。他提着小一点的水桶,每桶是二十两,往我们的桶里盛饭。他看哪一个同学不顺眼了就大呼小叫,让青春期的同学很没面子,好像他不是为我们服务的,而是在施舍,好多同学都烦他。但我们都被驯服得“温良恭俭让”,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忍就忍过去了。不料还是出了梁山好汉,一位高年级的同学忍无可忍,揭竿而起,不仅还了口,还动了手,只一个回合,就把那一位大师傅扔进了锅里,让那师傅也尝了尝水深火热的滋味儿,我们这些胆小怕事的同学都扬眉吐气,背后偷着乐。

学校有时停水,我们就不洗脸,也不刷碗,照样盛饭,也不影响食欲。有时冬天的中午拿回干粮,那干粮的热度还不如我们的体温高,幸好还有一茶缸较烫的馏锅水佐餐,否则真会吃得透心凉。那馏锅水呈橙红色,浓茶水一样,除了甜、香味儿,什么味儿都有,但我们都喝的一滴不剩。咸菜也是自己备,有生的,也有煮过的和炒过的,用罐头瓶盛着,我们要好的同学就围在一起吃。有一次妈妈为我炒了白菜盛在饭盒里,我就把饭盒放在了书包里,不料菜汤洒在了书上,我翻书时是菜香扑鼻,经常引起我对食物的丰富联想。

那时的消化功能非常好,上午第四节课都是在对美食的幻想中度过的,越想越饿,吃起饭时好像胃里有一个钩子往下挠,不经咀嚼就进了肚子。有一个同学带的是包子,他吃完后别人问他是什么馅,他说忘了。

有一次我们晚自习后在操场遛弯,忽然刮来一股刚开锅的馒头味儿,这勾起了我们的食欲。有一同学说要是有二斤馒头也能吃了,另一个说我能吃三斤,好像每一个同学都是大肚弥勒佛。

现在生活好多了,但胃口不减当年。就是一看到电视里那些灾民,还有贫困山区的孩子就禁不住心酸;看到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地吆五喝六也没有什么好感;还有什么古人带有腐朽气味儿的“钟鸣鼎食”也该埋入地下,不要再借那些僵尸在人间游荡!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