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阿常----农村人物系列(十二)  

2012-02-15 09:08:21|  分类: 农村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常卧床多年,前几年撒手西归,享年六十几岁。人死为大,他对我既无什么恩情,也没结怨,所以我犯不着对他进行毁誉,当然也不敢自命为良史所谓秉公直书。

听说他小时上过几天学,头脑很精明,花哨点子多,但学习成绩经常倒数,玩笑打闹能推陈出新,是一位好手。他弟兄们多,父母都照应不过来,吃饭是每人一碗稀粥,管了不管饱。开饭时有一两位不到,父母也懒得去找。父母很早就把解决温饱的权力交给了他们兄弟。晚上睡在什么地方也都由他们兄弟自己选择,或是炕头,或是村边的柴禾堆。若是夏天,房顶或村边都可以是他们的宿营地。

他家境不好,虽说饱一顿饥一顿,但他还是结结实实地长大了。上学时他不拿学习当事,生活也没拿他当事,他早早地辍了学,就在村里村外游逛,父母常找不见他,农活干的很是一般,他觉得干农活太屈才了。

说话就到了文革期间,这时虽说经常地割资本主义尾巴,但村里还是搞起了副业,生产汽车橡胶配件。阿常找了村支书几趟,就进了配件厂,当起了业务员,专门负责跑模具。这时是阿常的黄金年代。配件厂人员比社员的待遇好,他出差还有补助,经常地被客户款待,喝酒吃肉,他满面红光,见人笑眯眯的,露出一口的大金牙。他的烟瘾很大,用一根火柴能吸完一盒香烟,烟蒂不扔,接在后一支烟上,循环往复,以致无穷。离他三尺远就能闻到他身上的烟油味儿,就好象向外释放着尼古丁。

他娶妻生子,但对妻子不是太好,对家里的事也不太关心,他妻子是遵守三纲五常的,常暗地里流泪,向婶子或嫂子诉苦。阿常长在厂会计家里,替会计招待客人,或采购东西。人们在大街上经常能听到会计家女主人爽朗的笑声。

那一年,他妻子难产,生下儿子就死了,他打起了光棍。他耐不得寂寞,很快他就与本家族的一位嫂子有了来往。他的本族哥哥是本分的农民,脑力与体力都比不上他,于是就装作看不见,但村里老百姓看的倍儿清。一年后,他的本族哥哥得了病,在公社医院住了几天,就抬了回来,没几天就死了。人们在背后都议论纷纷,指指戳戳或嘟嘟囔囔,小声地咒骂。

阿常要与嫂子结婚了,村里炸了锅,这位女人的小叔子不干了,对着亲嫂子拍桌子打板凳,把他所知道的道理都说给了嫂子。“你不想想,这是什么事,村里的人哪一个不戳你的脊梁骨?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替孩子着想啊。”本族的长辈也好言相劝,“不能走那条路,不好听,咱族里没出过这样的事。”但这位女人理念超前,铁了心,非阿常不嫁,旁人的阻拦都像冲溃了的大堤。

阿常去支书家开结婚证明信,支书义正词严地拒绝了。过了几天,阿常提着几斤猪肉,来到支书家看望。又过了几天,阿常与他的本族嫂子结婚了。阿常光明正大地住在了他的嫂子家。半年后,两人开始打架吵闹,又过了半年,两人分居了。

改革开放了,村里的副业歇了业,阿常没有了以往的待遇,不得不种自家的几亩地,他年轻时就没有好好地种过地,这时他可接受不了,有一搭没一搭地干。他的儿子也长大了,成了壮劳力,对阿常很是不满,说自己小时候没怎么管过自己,他挣的钱都给了别人。

有一年,阿常得了病,不知怎么的就卧了床,儿子没与他住在一个院,一天就喂它一顿饭,拾掇拾掇,常关着门,院子里的草疯狂地长着,郁郁葱葱。有一次,院里的长辈去看望他,回来说阿常就像一只猴了。时间不长,一命归西。儿子尽了儿子的义务,把阿常领到了坟地。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