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答谢弘毅先生  

2012-03-27 10:40:15|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弘毅先生3月21日郑重地为我写了一篇评介博文,对我予以肯定和揄扬,这是先生对我的最大鼓励!是我收到的一份弥足珍贵的礼物!在此我对先生深表谢忱!

灵犀相通是人生一大快事,而能得到先生的应和更是一种光荣。在博文中先生把我与中外的闻人相类比,我为自己无法望那些闻人之项背而惶恐不安!

能对未曾谋面的人表现出如此的热忱,没有功利,没有机心,先生的玉壶冰心于此已得到全面显现。

我与先生相遇是先生点评了我的《一张购物卡》那篇博文,自此我们开始交流。我发现先生学识渊博,才具过人,不仅有五车之藏书,也有五车之学富。为文考证论据,详实缜密;探幽发微,锱铢必较,纤毫毕现;语言力透纸背,犹如雕刻,凸显立体感;先生的苦心孤诣,可见一斑,以此先生的相貌便突兀在我的眼前。

先生广为涉猎,厚积薄发。正如泰山不辞小土而能成其大,先生可谓多栖学者。关于语言的研究成果足以做教材,关于鲁迅先生的轶事又可弥补正史之不足。再者先生对谈天说地、文史时政、收藏博观、风土人情、琴棋书画、厨艺美食等,都视角独到,自出机杼,有他人未有之鲜见。

先生开门纳客,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与很多博友谈笑风生,纵横捭阖论古今,一池春水起波澜。他豪爽坚毅,大气阳刚,人如其名,展示了丰厚的文化底蕴,简直是当年高仓健的翻版!我又感到先生以“会当凌绝顶”的气势,雄视八方,“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像一位老兵挺进在社会阵地的前沿!

据了解,先生先机械,而土木,先生把机械的精密与规范,土木的厚重与朴实充分体现在了文风上,那么光明就会伴随先生到永远!

先生的思想之新锐,胆识之卓越,治学之谨严,都足以为我尊重之先生,学习之榜样!

感谢先生对我的信任!信任永远是社会的紧俏资源,自当珍惜,不需契约,一次有力的握手和激赏的目光,人生的芳华就会永驻心间!

先生的肯定就是我前行的动力源泉,我会时刻保持清醒,严守那片神圣的净土,若有机会见面,我要毫不惭愧地说:“我没有为先生说过的话丢脸”!

遥祝先生身体健康,令嫒学习进步,全家幸福美满!

 

附   弘毅先生对我的评介文章

yimuyisheng(博友碎影之2)  

 博友中教师的比例不小。尽管我从不问他们教什么科目,但一看文字,八九不离十,大多应该都是语文老师。我自己的文字尽管很臭,但很自信的是识货,知道什么是经过专业训练后的文字以及它的成色。我觉得我这个博友的圈子里其中的佼佼者应该有 yimuyisheng的一个位子。

初次见识yimuyisheng也是博友的推荐,是他的一篇《论男人》。文章写得堂堂正正,固然是中国的文字,却洋溢着英格兰的血统,明显受了培根和兰姆一路英伦随笔的影响。以后又翻看了他的一些旧作和以后的新作,发现他写这一路文章已经成形,并形成了个人风格。或写青少年和求学过程中的往事,或写亲朋熟客,或写职业生涯的辛苦,或写日常生活里忙中偷闲的小悲欢和种种遐想,一事一议,一物一议,一情一议,结构不枝不蔓,用语亦庄亦谐,寓庄于谐,在戏谑中描写生活的辛酸,清新脱俗,刚健明朗,很有特色。

   yimuyisheng的博客与我的博客一样,属于那种很用心却点击率很低的那种,所以看他的文字总让我心生一种惺惺相惜之情,我多少怀了些抱团取暖用意,所以他的文章我推荐的比例是比较高的,当然更主要的原因也是缘于他的文章总体上起点较高。我常这样想,推荐这样的文章,即使内容上认知的价值有限,却至少有这样一个用途,即可以知道什么是文章的正格。假如用练字做比喻,那就是推荐了一本好的字帖,比如欧阳询的《九成宫》或赵孟頫的《胆巴碑》之类,再不济也能从中学点刚健或妩媚,而刚健或妩媚,在审美领域里,怎么着都不能算坏事。

  正因为yimuyisheng的文章比较正规,不野,有匠心和机心可循,所以我常拿来给刚读初中的女儿当范文读,教她从中认识文章结构的起承转合,论述的层层推进,材料的详略分布等作文技巧,知道什么是文章的骨骼,什么是文章的肌肉,什么是文章的血脉。女儿读了也说看得懂,能够明白作者的匠心。由此我猜想,现实中的yimuyisheng一定也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好老师,不会误人子弟,家长把孩子交到这样的老师手里,就学一点写文章,应该可以一百个放心。

yimuyisheng除了博文的互读外还有些文外的交流。一次他留言,说我有一个缺点,不大肯与人互动交流,熟知我的老博友当然都知道这是一个错误印象,我回答很愿意呀。以后我们就经常探讨一些博文外的话题,都非常愉快。但有一次他向我宣传佛教,这显然超出了我愿意接受的范围。更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既然老毛用了铁腕都没能把他的主义灌进我的脑子,别人还想给我喝其他什么主义的迷魂汤肯定无效。更何况佛教的主张,一不碰女人,二不吃肉,这样荒诞的主义,在我的观念里天生就是邪的。当然,它假如不骗信众的钱,不搞鬼神迷信,也没什么害处,在尘界失意时还是一方心灵退守的家园。但即使如此与我的科学理念也是冲突的,什么主义都不能与上帝对着干。我当然拒绝接受这样的主义。这可能让他不大开心,觉得我轻慢了他的信仰。但我觉得这并不影响我们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存大同求小异,继续作为好博友交往下去。

朋友,你说是吗?

 编后:原打算附一篇女儿的习作,想就教于做语文老师的博友,但临发犹豫了,便撤下来,这样的事,也许私底下更合适。我会在本文的留言中留意愿意指教一二的博友。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