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勤同九爷———农村人物系列(十八)  

2012-04-23 09:25:49|  分类: 农村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勤同九爷要活着有一百多岁了,他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谢世。

要说起他可谓话长。他的家庭是我们这个大家族的一个支脉,他排行老九,1948年以前可谓人丁兴旺家业大,他们家住着一大片瓦房,村里俗称瓦房院。

他们家就仗着精壮劳力多,勤俭节约过日子,靠种菜园子发了家。年轻人进私塾读了几年书,能读会算,买卖越做越大,又靠着北京有一位近门“二大人”帮忙,他家的生意做到了济南府。

1948年我们这里经历了一场沧桑巨变,他们家遭了殃。他的兄弟们当时在外面已听到了风声,把家里的金银细软收拾了,就带着家眷星散到了全国各地。九爷也跑了出去,后来一打听家里没什么事,他舍不得那一大片瓦房。他心想,兄弟们都跑了,这一片瓦房就归我了,于是打道回府。

这时村里的地痞都拥有了武装,把持着政权,他们正撑着口袋等九爷回来。结果瓦房分给了贫苦人家,就给他留下了一座独院,地处村外的大坑边,仅有一条小道与村相通,就像宝岛台湾。

土改过后,又来了群众运动,九爷在劫难逃。听长辈人说,九爷可遭了罪。那些地痞折磨人的手段花样繁多,耸人听闻,令人发指。为了把他家的最后一点油水榨干,昼夜折磨他。吊在房梁上拷打,在他的腋窝下烧香,烤得人油往下滴落。不过九爷挺住了,有人去村里的牢房看他,他就偷偷地告诉人家,“让我家属给我送大豆腐来,这里不叫喝水,也不叫吃饱”。我后来听说这些事,后背直发凉。

他的出身决定了他是群众的专政对象,他也跑不了,就老老实实地改造自己的世界观。经过那次磨难后,他提高了政治觉悟,他知道他不关心政治,政治就会关心他。政治运动也把他训练成了惊弓之鸟,村里的大喇叭一喊叫,他就悄悄地找到我当小学教师的父亲打听,是不是又来运动了,好及早躲避或想办法。

进入七十年代,农村的形势平稳了些,对他看管的不严了,有了一些自由。我当时七八岁,他对我很和善,我就叫他九爷爷,他背后总夸我懂礼貌。他家有了什么稀罕东西,就趁着夜色给我家送一点来。我们在生产队分到瓜果蔬菜什么的,父母也派我傍晚时给他送一些去。

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夜色浓重,我送瓜果什么的,我悄悄地摸到他家敲门,不敢出声,就听到他愤怒地问道:“谁、谁打门?”我一听,觉得很屈辱,赌气回来了。

改革开放后,政府给他的帽子收了回去,九爷卸掉了枷锁,得到了解放,成了自由人。他把以前种地的本事发挥出来,起早贪黑种菜,小日子过得很富裕,还买了收音机,天天听刘兰芳的《岳飞传》。一到年节,他比小伙子们还高兴,见人就问:“家里的年货备齐了吗”?我们到他家拜年,他家上的供比别人家都多,屋里院外都有,我也不知供的是哪路神仙。

他晚年过起了太平日子,靠自己的勤劳享了几年福,在平静中离了世。

风云突变总会有生命遭殃,“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有多少人在他人的翻云覆雨中落难,已经难以统计,反正九爷就是其中之一。他没有欺压过任何人,也没有危害社会。就是因为家大业大,他才遭了无妄之灾!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