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猪脑子  

2012-06-28 15:14:24|  分类: 幼时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曰:四十不惑。可我是人到中年疑惑不断。总觉得自己愚钝木讷,呆头呆脑,看着那些成功人士的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就自惭形秽。我经过深入思考,可能缘于我幼时吃过一次猪脑子。

    我幼时正值文革时期,老百姓基本上在生存线上挣扎,勉强能解决温饱,全村找不出一个大胖子,不论男女,一律杨柳细腰。人们穿的是自己织的粗布,绿色天然,就是线粗一些,但是布厚耐磨;住的是土坯房,怕下大雨,需定时修缮;出行一般靠两条腿,出门有急事就开始竞走,有一辆自行车就非常地稀罕。

    那时我们生产队偷偷摸摸地开着作坊,生产粉条,能创些利润,补贴生产和队长们的生活。人们把鲜红薯捣碎,沉淀出淀粉,再用淀粉制作粉条,剩余的红薯渣子和浆子就是我们的主食,掺些高粱面做窝头,那浆子经过了发酵,有股酸味儿,做出粥来有助于消化,老百姓基本上都没有消化不良的毛病。鸡蛋、精米、白面是奢侈品,病入膏肓的人才得以享用,一般人过年时才可以品尝。吃肉的机会就更少了,也是过年时沾点腥味儿,平时只有路过公社食堂时闻闻肉味儿,所以我幼时那一次吃猪脑子的味儿至今保鲜。

    那时提倡集体养猪,生产队也养了几只,但总也养不大,长到几十斤大的时候就会夭折,死掉的小猪一般就在粉坊里宰了煮熟,在粉坊做工的连同生产队负责人一起分享,因为几十斤的小猪全队是分不过来的。有一次,又死掉一只小猪,那时父亲在生产队是计工员,算是生产队候补干部,也能沾一点光。粉坊里煮好了肉,就摆开了全猪宴。父亲也把我领到粉坊里吃肉,大人们把猪头劈开,就让我就着蒜瓣吃猪脑子,人们说吃啥补啥。那一次我可解了馋。

    现在一周吃的肉比那时一年吃的肉都多,要说这一点,社会确实进步了,但是不能否认,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