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烟草记忆  

2013-09-06 20:45:06|  分类: 亲朋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言道:饭后一支烟,赛似活神仙。我不知香烟是否有此魔力,但瘾君子们对此可能深有体会。

    我对烟的记忆可以追溯到儿时,那时街坊邻居有好烟者,像我的大叔、五叔、二大爷二大娘,三爷爷,四奶奶等,他们吸烟各有千秋。

    在我记忆里,三叔是从来就是吸纸烟的,他是一位农村小干部,上衣口袋里也永远装着香烟,开会时,他不用掏出烟盒,就摸出一枝来,很潇洒地用打火机点着,很吸一口,然后鼻子和嘴一起往外吐烟,就像两个口冒烟的大葫芦。在人群中,他有时也会让人分享他的香烟。那时的香烟几乎没有带过滤嘴的,他吸的也都是极便宜的香烟,九分钱一盒,人们都叫“一毛找”。

    五叔吸的是水烟丝,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水烟。他有一只水烟袋锅,半尺多长,筷子粗细,像是铜的,亮晶晶的,那烟锅仅小指甲盖大小。他吸烟时,就从兜里掏出一小捏烟丝,按在烟锅里,然后用打火机点着,深深地吸上一口,憋一会气,然后好像很舍不得地那样,把一缕烟吐出来,再就是找地磕打烟灰了,或砖头或鞋底。他如是者三四次,才能圆满完成吸烟使命。五叔对人讲,吸水烟是一口香,呵呵,别人享受不了。那时百货门市就卖水烟丝,黄纸盒,有粉笔盒的一半大。后来我发现有人吸水烟不磕烟灰,一口吸完后,直接对着烟袋嘴用力一吹,那烟锅里的烟灰是跳跃而出,很是麻利省事。

    二大爷和二大娘,两口子都是一等一的烟民,彼此和谐,互不妨碍。二大爷吸的是烟袋锅,一尺来长,小指粗细,玉石烟嘴铜烟袋锅,烟杆是竹子的。他出门就把黑粗布烟荷包系在腰带上。他不买烟丝,吸的是在自家院子里种的生烟叶。那烟叶成熟晒干后,吊在大门洞子里,一片叶子就够吸半月的。他把搓碎的烟叶装在荷包里。想吸烟了,一只手就拿烟袋锅在荷包里挖碎烟叶,另一只手握着荷包,大拇指等着烟袋锅挖满了就在外面摁实,然后掏出烟袋锅,果然是满满的一锅,只见他眯着眼,点着烟,吸上一口,非常地享受。二大娘是烟袋锅带一个小烟笸箩。她的烟袋锅很小巧,小烟笸箩是竹篾编的,油光发亮,里面盛的也是碎烟叶。

    三爷爷不吸烟袋锅,吸的是手卷纸烟喇叭筒,烟叶也是自产自足,他家的月份牌就是他的卷烟纸,更多的是利用孩子们用过的写字本。他把纸裁成两寸长、两指宽的纸条,随时备用。吸烟时就掏出一张来,从兜里捏出烟叶,放在纸条上,俩手捧着,两只大拇指在一侧,其余的手指在另一侧,用巧劲儿裹成喇叭筒状,一端粗,一端细,粗的那头顶端捻成针状,一支烟就卷成了,活像如今见到的雪茄烟。

    四奶奶吸烟,现在想,吸的是寂寞、孤苦和哀伤,她年轻守寡,带着一双儿女生活,生活的重压下,她只有吸一袋烟来调节自己的心绪。每当午后,她就吸袋烟,孩子们如果在他面前玩闹了,她就说孩子们呢,到外面去玩吧。

    那时,对大人们吸烟也很稀罕,有时就拿着烟袋锅玩,闻那烟油味儿。有时和小伙伴们把那晒干的丝瓜秧点着当烟吸,烤得舌头疼,所以那味道没有受到欢迎。

    现在那些老人都已作古,但他们吸烟的形象我是记忆犹新,他们身上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好像昨天还在身边。时光倏忽而过,留下的是对老人们的缅怀和对快乐童年的留恋。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