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赶年集  

2013-10-08 16:20:04|  分类: 幼时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幼时最大的乐事就是赶年集了。年集在邵固村,那可是我的“烟柳繁华地”,因为我幼时的乐园仅仅是牲口棚。

  年末放了假,小伙伴们便早早地约好去赶年集。爸爸给了我两毛钱,算是年集预算支出费用,阿东也是两毛钱,阿帅的是十个他爸爸编的笊篱。他爸爸说了,卖了笊篱,一半的收入归阿帅支配,一个笊篱卖一毛钱,十个就是一块钱。阿帅一合计,比我们多出三毛钱,就答应了。

  年集是万众辐辏,各路人马浩浩荡荡迤逦而行。推车的,挑担的,挎篮的,还有骑车的,男女老幼,挈妇将雏都赶年集,就像去麦加朝圣。随着人流,我们来到年集上。我们决定先去牲口市,大骡子大马,黄牛灰驴等早已恭候我们了。我们逐一检阅后,就看两位师傅为马儿钉马掌,我们很钦佩师傅的胆量,我们可是不敢摸大牲口的。我们还看到两位大人互相摸着手,旁边还有一个人在说着什么。一会儿就见其中一个人把一头驴牵走了。

  阿帅惦记着买卖,我们就来到了闹市。这闹市人声鼎沸,摩肩接踵,这边吆喝,那边还价,好不热闹。阿帅举着笊篱,大声吆喝“谁要笊篱?一毛一个。”我们都帮着喊,一点也不感到难为情。我们一喊,就有很多人问。有人要一个七分全买走,阿帅觉得不划算,就没卖。问的人很多,不一会儿,十个笊篱就卖完了。我们就怪阿帅爸爸,怎么不多让阿帅带点,多卖点阿帅就能致富,我们都能沾光。可不是,阿帅当时卖完笊篱就给我们买了烧饼吃。

  穿过闹市,就来到我们的圣地——花炮市。花炮市座落在一个大土坑中,比我见过的篮球场大十几倍。我们站在坑沿上,先鸟瞰全貌。整个大坑有一人多深,坑沿坡度不大,便于人们上下。坑里是硝烟弥漫,人群攒动。有几十个卖花炮的,都站在桌子上。这边一个戴棉帽的大声吆喝着:“点的多,卖的多,赔本倒现钱了!”说着用长棍挑起一挂鞭炮,旁边有志愿者用香烟点着,噼噼啪啪,人群就一阵骚动。人们都仰着脸,喜气洋洋,呵着白气,一只手自上而下地挥动着,鼓励着卖家,大声地应和道:“再放一挂!再放一挂!听听响不响,点的多才卖的多!”另一边箍毛巾的卖家也卖力地喊道:“唉———,老少爷们儿们,我是买一送一,不要钱喽!”他拿出一摞鞭炮,一个劲儿地放。他周围一群小孩子捂着耳朵,抢着没有炸响的纸炮。有一个不小心,刚装衣兜里的炮响了,身上冒着蓝烟,那小孩子赶紧脱下衣服,用脚踩着。

  我们走下大坑,进入炮市。看到那花炮形形色色,什么样的都有。有两千响的小红炮,点起来像炒豆子,啪啪脆响;有一百响的大墩子炮,放起来“咚、咚”的,大音希声,怪震耳朵;还有二踢脚,“咚———嘎!”冷不防就会吓一跳。我们合计着买啥炮,问一问价格,只好买一毛钱一挂的小红炮,既便宜又不吓人。还有一毛钱,就该买滴答鸡(滴答鸡是当时一种专供儿童消费的花炮类玩具,用灰棉纸裹着木炭和硝等混合物做成,圆柱形,有一拃长,比圆珠笔芯略粗,点着后不时有火星燃迸,但没有声响)和老鼠屎(老鼠屎由火药做成,外形跟老鼠屎一模一样,根据喷气式原理,点着后扔向空中,会成一道光线在空中没有方向地乱窜)了,滴答鸡一分钱一把,一把十根,买了五把;老鼠屎是五分钱一包,只好买一包了。好!两毛钱的预算资金都落实了。

  临近中午了,阿帅也舍不得为我们卖烧饼吃了,虽然我们感到饿了,但采买了年货,于是志得意满地胜利班师。

  我的幼年生活一点也不浪漫,和很多小伙伴一样过着灰色的生活,既不惊天地,也不泣鬼神,但努力在灰色中寻求着彩色,那一挂炮、几把滴答鸡和一包老鼠屎就成了我那时的快乐源泉。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