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置顶] “我去河南”——神异故事之三

2012-8-13 14:00:11 阅读111 评论26 132012/08 Aug13

 李村的李先生会治疗癔症,一些医生束手无策的病灾,李先生有可能看好,他在三乡五里很有名。

 话说张庄张家的媳妇得了病,不停地哭闹,疯言疯语,张家是愁眉不展,就请李先生来看病。李先生问明情况,就来到了张家。他先好话抚慰那媳妇,那媳妇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李先生接着与那媳妇拉家常,一切顺着那媳妇的话题,那媳妇就坐在了床边。这时李先生掏出银针对着那媳妇的人中扎去,也就是“鬼门十三针”,并问那媳妇:“你走不走?”那媳妇道:“哎呦!哎呦!我走,我走!但我们得商量好,我走后你就不能再赶我了。”“那行啊!”

作者  | 2012-8-13 14:00:11 | 阅读(111) |评论(26) | 阅读全文>>

[置顶] 神异故事之开篇

2012-8-9 13:08:49 阅读122 评论20 92012/08 Aug9

往后我会发一些关于神异故事的篇什,至于是否是事实真相,我不敢打保,都是我听来的。不过我尽量客观地叙述,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封建迷信,我只是把这些神异故事记述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东方大地上好像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故事,这里面是否包含有值得人们探究的奥秘,我当然更期待专家学者对我所描写的现象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论语》里有“子不语怪力乱神”的话,可是像纪晓岚有《阅微草堂笔记》,袁枚有《子不语》,更别说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了。《红楼梦》的第75 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里就有异象描

作者  | 2012-8-9 13:08:49 | 阅读(122) |评论(20) | 阅读全文>>

[置顶] 阿生——农村人物系列(二十六)

2012-7-22 8:55:11 阅读150 评论24 222012/07 July22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阿生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回到了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顺理成章地成了公社社员。

生产队长知人善任,知道小伙子活泼爱动,就安排阿生驾驭小驴车,专门给生产队拉东西。那时生产队一个工只值一毛钱,寒来暑往,很快两年过去了,阿生凭自己的劳动挣了工分,分到了粮食,到年底还为自己扯了一块布做了件新衣服,高兴的不得了。

那时的农村姑娘找对象一般是一干部、二工人、三教员,谁也看不上农民,所以很多小伙子都削尖了脑袋往外跑。宁可当“盲流”(当时对盲目外流人员的蔑称),也不在家安分守己的当社员。实践证明,凡是能走出去的农民总比在家挣的钱多。我们这一带的小伙子大都下了东北或山西,一般从事建筑业。村里对这样的小伙子外流一般不太限制,只要求买工分,因为生产队里活计多一人、少一人关系不大,有人买工分,还能为生产队增加现金收入。 

作者  | 2012-7-22 8:55:11 | 阅读(150) |评论(24) | 阅读全文>>

[置顶] 李老太太——农村人物系列(二十三)

2012-6-20 17:24:30 阅读123 评论14 202012/06 June20

李老太太幼年上过几天学,所以到老记着“马牛羊、人手口”等几个字,至于熟练地运用数字的加减法和小九九都是后来她自己深造的成果。

李老太太年青时很勤劳,除了应该干的活计外,还经常地做些针线活计,一是自己家人穿用,二是拿到集市上出售,换一些柴米油盐。与那些顾客算账时,老太太丁是丁,卯是卯,一分一厘都算得倍儿清,常常令那些大男人心服口服。

老太太过日子是把好手,精打细算,赶集买什么都提前做好计划,可幼时学的几个字不够用,她就用象形法发明了唯有自己明白的特殊字体,比如想买一个锅盖,就画一个锅盖;要买火柴,就画一个火柴盒;要买毛巾,就画一只毛巾。当然也有不好使的时候,自己画的,到集市上认不出来了,便一直纳闷,直到需要那件东西了,才恍然大悟。就因这事,再加上与自己同龄的小伙伴有的成了公家人,老太太与人闲话时,说起自己小时上学的事,就心生怨

作者  | 2012-6-20 17:24:30 | 阅读(123) |评论(14) | 阅读全文>>

【转载】读历史,我心颤抖

2017-10-11 9:47:34 阅读119 评论16 112017/10 Oct11

读历史,我心颤抖

痛打落水狗

20150515

作者  | 2017-10-11 9:47:34 | 阅读(119)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小王的工作

2017-6-23 12:52:14 阅读136 评论21 232017/06 June23

小王是梅此局司机,复退军人,临时工当了好几年,拿的工资不及合同工的一半。

    因为挣得少,工作又繁忙,小王在家的地位就低一些。他妻子是乡镇教师,话题是常提常新。“结婚这些年了,还是个临时工,挣的钱不够你随礼的。要是我们娘儿俩靠你那点儿工资过日子,还不喝西北风?当年定亲时就许诺俺结了婚就转正,现在孩子能打酱油了,你看你,还是临时工一个,亏你是个男人!”说着,白了小王一眼。小王每每接受如此教导后,尽管外面响晴白日,心头是阴云密布。

作者  | 2017-6-23 12:52:14 | 阅读(136) |评论(2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河北省 邢台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