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木一生的博客

静静地来,悄悄地走

 
 
 

日志

 
 

“傻娘们儿”---农村人物系列(六)  

2011-07-26 11:21:32|  分类: 农村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位大娘,我小时就已故去,我想他肯定入不了《二十四史》,但她对我有一善,我就应该纪念她!

据大人们讲,她年轻时曾在天津的烟花巷工作,解放后被政府遣散,送回了老家,几经辗转,嫁给了我的一位大爷做填房。

从我记事起,她的脸就像一个大核桃,沟壑纵横,经纬分明,谕示着她年轻时也水嫩饱满过。稀疏的头发向后梳成一个小纂,能看见头皮。她中等个,有点驼背,偏瘦,走路不紧不慢。

她的脾气时好时坏,好时,街坊邻居亲如一家;坏时,她就坐在大门口,向世界用脏话宣言、挑战,街坊都习惯了,都免战牌高挂,她就成了寂寞的没有对手的英雄。有时她的一只小鸡跑丢了,就等于捅伤了她的肺管子,她总算师出有名了,她必须显示她的强大,于是她必定坐在大门口或登上房顶,两只手臂有韵律地上下舞动,打着节拍,用在天津学的京韵大鼓的腔调或指桑骂槐,或倾倒苦水。她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有偷鸡嫌疑,必须逐个筛查,然后又表述她养鸡不容易,简直比养儿子都困难。直到大爷喊他吃饭,她才不情愿地偃旗息鼓,鸣金收兵。街坊邻居因此根据她的实际表现,通过街头巷议,但没有举手表决,也没有敲锣打鼓,就送给了她“傻娘们儿”这样一个荣誉称号。她也没有抗议,就接受了。每当有同辈分的同龄人喊她“傻娘们儿”时,她答应得很愉快。

可能受年轻时的职业影响,她有点好吃懒做,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生活都很清苦,但她经常赶集,只要有几毛钱,就卖油条吃,还不拿回家,就在集上解决,因为家里她还有一位年近九旬的婆婆。她还经常地买一些时令蔬菜。我那时端着碗去他家吃饭,她就会大方地端出咸菜让我吃,告诉我说这是香椿芽。因此我就经常端着饭去她家吃。当然如果发现我的饭中她的意时,她就不客气地让我给她舀一碗。

以她当时的年龄就不下地劳动了,冬季她就围着火炉子取暖、抽烟,极少做针线。其他三季一般不在屋子里呆着,就拿一个蒲团,在大门洞里打坐,与过往的人拉闲话,有时也带着一个针线筐,充当道具。每到夏夜,她家大门洞就成了大家伙儿的避暑胜地和大会堂,还兼附信息中心的职能。我们小孩儿就在那儿旁听奇谈怪论。有人说,某某村轧麦场的两个石头滚子自己碰头;还有人说,看见村边的坑塘里漂着一个大秤砣;还说牲口棚原来是坟地,有人看见没头的一个人身子在走路。当时吓得我们小孩儿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有意见就有争论,人们往往在无聊的事上都不甘示弱,一个人说着说着,就有人反驳了,于是乎人声鼎沸,就像开了锅。我这位大娘自以为年轻时见多识广,好唱主角,往往成为众矢之的,好说好散的时候不多,经常是我大爷把她拉到屋里去。不过别替她担心,第二天她就忘了昨夜的事,继续考虑新的话题。

她和我大爷都吸自己卷的旱烟,他俩一人守着一个盛烟叶的小筐,饭后就成了喷云吐雾的神仙。卷烟需要纸张。大娘就告诉我:“小儿,你用完的作业本拿来,我用白纸给你换”。我当时可高兴了。

我十二岁时,她得了一场病,在炕上躺了十几天,村里的赤脚医生开了几副药,也没见好,她老人家就驾鹤归西了。我和众弟兄们为她送了终。她老人家未能等到我参加工作,我总觉得是一种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